公司清算注销,未支付劳动者的工伤保险待遇,股东承担清偿责任吗?

e纸合约 e纸合约 2021-03-04
e纸合约为客户提供包含:劳务合同范本下载,劳动合同下载,企业管理制度下载,企业管理培训模板下载,劳动合同怎么做,合同怎么写等大量严谨的在线合同文本,助力企业高效完成办公

导言:公司注销后,股东还要对劳动者的工伤保险待遇还要承担责任吗?实践中,部分小企业在劳动者发生工伤后,因为没有缴纳工伤险,直接把公司注销,逃避工伤赔偿责任。试问能成立吗?劳动者在维权时,告谁呢,是公司?还是股东?下面来看个案例~

基本案情:

2011年8月7日,余某在A公司维修车辆时,由于车头倾倒,不慎砸到胸部及腰部,致其受伤。

2012年7月16日,余某申请工伤认定。

2013年5月18日,经县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认定为工伤。

2013年9月24日,余某的伤情被市劳动能力鉴定委员会鉴定为劳动功能障碍六级。

A公司成立于2011年6月30日,系自然人独资的有限责任公司,其股东为蔡某一人,注册资本为20万元,主要从事机动车维修以及售后服务业务。

2011年7月1日,A公司与王某签订《建站协议》,约定双方合作,由王某承接A公司车辆售后服务业务,A公司支付报酬。王某不是A公司的股东。

2012年10月,A公司股东蔡某以公司经营连续亏损为由决议成立清算组,将公司注销,并担任清算组组长。后经清算,公司资产总额为110368.47元,清偿相关费用后,蔡某分配财产金额为103968.38元。2012年12月28日,A公司依法予以注销。

余某第一次维权

余某被认定工伤后,因未获得相关工伤保险待遇,于2013年12年9日向当地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申请仲裁,请求A公司及王某支付其相关工伤保险待遇。由于A公司已于2012年12月28日注销,主体资格不存在,故当地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对余某的申请未予受理。余某遂将A公司及王某诉至原审法院,之后又撤回了起诉。

余某第二次维权

2014年4月3日,余某以原A公司的股东蔡某及王某为被申请人再次申请仲裁,当地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以不属于受案范围为由不予受理。为此,余某以蔡某、王某为被告再次诉至原审法院,请求判令蔡某、王某共同赔偿余某医疗费、伤残补助金、误工费、护理费、住院伙食补助费、鉴定费、车费、一次性工伤医疗补助金、一次性工伤伤残就业补助金等各项费用合计507012.30元,扣除诉前王某已支付的50000元,蔡某、王某还应赔偿余某457012.30元。

法院判决

原审法院判决:一、蔡某于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一次支付余某工伤保险待遇103968.38元;二、驳回其他诉讼请求。

原股东蔡某上诉理由

(1)原审法院认定上诉人与余某之间存在劳动关系的证据是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的工伤认定, A公司在工伤认定之前已经工商部门注销,对于余某受伤及申请工伤认定事宜均不知晓,工伤认定明显存在错误。

(2)A公司的员工名单以及工资发放表中均没有余某,余某的工资并非由A公司发放,可见余某与A公司之间并不存在劳动关系;A公司与王某之间签订《建站协议》,明确约定双方是承揽或合作关系,双方独立经营,互不承担责任。此外,从余某起诉上诉人和王某也可以看出,余某自己也认定其与王某之间的劳动关系,其是受雇于王某而非A公司。

(3)余某至今未能提交足够证据证明其是在维修A公司交于王某的车辆时发生的伤害,余某完全是接受王某的指令在维修工作中受的伤,与A公司没有任何关系。综上,余某并非A公司员工,与A公司之间不存在劳动关系,原审判决认定双方存在劳动关系且由上诉人承担损失,无事实和法律依据。请求撤销原审判决,依法改判驳回余某对蔡某的诉讼请求。


余某抗辩理由:

我于2011年7月到蔡某经营的A公司从事汽车维修工作,我与A公司系事实劳动关系,且在工作中受伤,属于工伤,应当享受工伤待遇。工伤认定书已经生效,应当作为法院判决的依据。蔡某在我受伤后知道将要面临数额不菲的赔偿,故匆忙将公司注销,转移资产,其作为出资人应当承担赔偿责任。请求驳回蔡某的上诉请求。


法院认为:

(1)余某在A公司工作期间被车头砸伤的事实已经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认定为工伤,在法定期间内A公司未提起行政复议或行政诉讼,该工伤认定已经发生法律效力。故蔡某在诉讼中主张余某与A公司不具有劳动关系的意见,不予采信。

(2)由于A公司未为余某参加工伤保险统筹,因此余某的工伤保险待遇应由A公司按照国家的有关标准负担。余某在工作期间受伤后,A公司予以注销,其主体资格已消灭,故不能再以A公司为被告要求承担责任。

(3)关于A公司股东蔡某是否应对余某的损失承担赔偿责任。结合本案实际情况分析,余某与A公司之间未签订书面劳动合同,双方之间是否存在事实上的劳动关系以及余某受伤是否属于工伤,在A公司注销之前尚未确定,故A公司注销时,余某并不能明确为公司的债权人。此种情况下,A公司股东蔡某注销公司的行为,不属于滥用公司法人独立地位和股东有限责任,逃避债务,严重损害公司债权人利益的情形,故其不应对公司的债务承担连带责任。同时,A公司在注销前经清算,公司资产总额为110368.47元,支付清算费用、职工工资等相关费用后,股东蔡某分配财产金额为103968.38元。由于本案工伤赔偿责任应由A公司承担,公司应以其全部财产对公司债务承担责任,在公司债务未清偿前,公司股东不应分配剩余财产,故蔡某应在分配公司财产范围内对余某承担赔偿责任。

(4)关于王某的责任承担问题。A公司与王某签订《建站协议》,双方仅系承揽关系,并非合伙。余某系基于劳动关系主张用人单位支付相关工伤保险待遇,王某亦不是A公司股东,故余某在本案中向王某主张权利,缺乏事实及法律依据,不予支持。

案件来源:(2015)合民一终字第00810号


法律分析:

(1)本案中,A公司已经注销,其主体资格已经灭失,蔡某作为A公司的股东已经足额出资,根据公司法的有关规定,劳动者的工伤保险待遇是公司的债务,公司清偿所有债务后,股东才可以进行资产分配。因此,股东应当在其分配资产的范围内承担赔偿责任,所以,蔡某应在分配公司财产范围内对余某承担赔偿责任。

(2)本案延伸下,假使A公司注销前,劳动者的工伤已经认定下来,原股东是在明知工伤的事实而注销公司,原股东是否要对劳动者的工伤保险待遇承担全部的赔偿责任呢?

虽然根据《公司法》第三条的规定,“有限责任公司的股东以其认缴的出资额为限对公司承担责任;股份有限公司的股东以其认购的股份为限对公司承担责任。”但是第二十条规定“公司股东滥用公司法人独立地位和股东有限责任,逃避债务,严重损害公司债权人利益的,应当对公司债务承担连带责任。”所以笔者认为,劳动者的工伤赔偿属于公司的劳动债务,A公司原股东在明知劳动者工伤事实的情况下仍然注销公司,符合“公司股东滥用公司法人独立地位和股东有限责任,逃避债务,严重损害债权人利益”的情形,所以A公司原股东不适用“以其认缴的出资额为限对公司承担责任”,而是适用《公司法》第二十条的规定“对公司债务承担连带责任”。

(3)再延伸下,假使本案,A公司没有进行清算,直接注销呢?原公司股东对劳动者的工伤保险待遇,还要承担责任吗?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若干问题规定(二)》第二十条的规定,笔者认为,假使本案中A公司没有进行清算直接注销的,而劳动者的工伤保险待遇属于劳动债务,故劳动者作为劳动债务的债权人,可以向有限责任公司的股东、股份有限公司的董事和控股股东以及公司的实际控制人请求清偿债务。如果A公司的股东或者第三人在注销登记时承诺对公司债务承担责任的,劳动者也可要求其清偿劳动债务。


相关小问题:

问:用人单位经营期限届满不再继续经营并依法办理清算的,是否属于《劳动合同法》规定的其他劳动合同终止情形,是否要给予经济补偿?

答:《劳动争议解释(四)》第13条规定,劳动合同法施行后,因用人单位经营期限届满不再继续经营导致劳动合同不能继续履行,劳动者请求用人单位支付经济补偿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

《劳动合同法》第41条和第93条等规定,用人单位被依法宣告破产或被吊销营业执照、责令关闭、撤销或者用人单位决定提前解散而致劳动合同解除或者终止的,用人单位均需支付经济补偿,此种情况不应当将因经营期限届满而致劳动合同终止排除在支付经济补偿之外。

综上所述,因经营期限届满而终止劳动合同的,用人单位应当支付经济补偿。


温馨提示:

用人单位在清算注销前,应当优先偿还职工的工资和医疗、伤残补助、抚恤费用,因未为劳动者缴纳社会保险所欠的社保费用,以及法律、行政法规规定应当支付给职工的补偿金等,用人单位的股东应当在其分配资产的范围内承担赔偿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