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妻一方代持公司股权问题如何认定?

e纸合约 e纸合约 2021-03-05
e纸合约为客户提供包含:公司股权怎么分配,股权结构怎么做,公司股权怎么分红,股权转让文档,股权分配文档下载,股权结构文档,股权协议怎么写,怎么分配股权等大量严谨的在线合同文本供你下载

案情简介

上诉人:马某。

被上诉人:张某。

股权转让纠纷上诉案

A公司于2006年10月成立,注册资金500万元(币种为人民币,以下同),张某与马某均为公司的股东。

2013年4月9日,A公司全体股东签署一份如下内容的股份转让协议:

1.将张某股权10%转让给马某,其他股东放弃优先购买权。
2.转让价格80万元,马某承诺在2013年8月31日之前完成交割,首笔交割不少于16万元,在2013年4月30日之前完成。

公司于本决议作出后30日内向公司登记机关申请以上事项的变更登记。协议签订后,张某与马某至登记机关办理了上述股权的变更登记。

2013年4月17日,马某支付给张某股权转让款8万元。嗣后,张某要求马某支付剩余股权转让款不着,遂诉至原审法院。马某在傅某某作证后表示,张某出让了10%股权后仍持有公司股份,张某认为一旦融资成功后会有很大的收益。

张某认为,证人的陈述与事实不符,且傅某某是A公司股东,与公司有利害关系,其证言不具有证明力。真实情况是张某当时需要把股权转让变现,而马某作为公司老板,需要持有股份。

另查明,马某向原审法院还提交过一份落款由章某某签名的书面证人证言,该份书证中载明:“……后经协商,我本人和杨某分别购买了0.5%的股份,赵某购买1%,合计2%,我和杨某、赵某于2013年16日、17日分别将8万元股份购买款项汇给代持人马某。”

股权协议

各方观点

上诉人观点:

马某与张某原系夫妻关系,双方于2013年4月1日办理离婚手续,张某要求转让其名下的公司股份。

鉴于此时正有融资方有意收购公司,故两人与融资方及公司的其他股东商议后决定,出于股权集中的考虑,同意张某将拟转让的股份一次性转移至马某名下,由马某代持,待找到其他的投资股东后再将转让款支付给张某。

该事实系经会议决定,与会者章某某、傅某某等人均出具证词予以证实。双方因办理工商登记需要,另行签订了一份股份转让协议,约定了价款及付款日期,但该协议仅是因办理变更手续需要而签署,并非双方真实意思表示。

后马某按约定的价格将1%的股权作价8万元转让给了章某某和杨某,并通过马某的账户将83万元转账支付给张某。

此外,张某的朋友赵某购买了1%股权,股权转让款8万元则由赵某直接支付给了张某,但至今未办理股权转让手续。请求二审法院撤销原审判决,改判驳回张某的原审诉讼请求。

股权协议

被上诉人观点:

张某与马某签署的股份转让协议真实有效,是双方的真实意思表示,并无所谓代持股份的安排。马某所述的融资协议与本案并无关联。故请求二审法院维持原审判决,由马某向张某支付剩余股权转让款72万元。

法院观点

一审法院认为:

张某与马某就股份转让签订的协议系双方真实意思表示,且不违反我国公司法及相关法律和法规,故具有法律约束力,双方均应遵守履行。根据协议约定,张某应将其持有的10%股权转让给马某,马某则应分期向张某履行支付股权转让款的义务。

然而,张某将其股份变更至马某名下后,马某未按约履行付款义务,显属违约。而马某对其关于股份转让协议具有代持性质、签订该协议仅用于登记备案、另一笔转让款8万元已由他人直接付给张某以及溢价转让股权不合理的抗辩,未举证证明,不具有事实依据。

且根据马某在协议中承诺限期完成交割、张某持有股份转让协议原件以及公司全体股东在协议上签名等事实,马某上述陈述亦不具有客观真实性。另外,根据马某就公司融资提供的协议以及为便于融资而集中股权的辩称,马某未按约支付张某转让款与融资不顺利有关。


但公司融资与本案股权转让非同一法律关系,在未设定为股权转让的前提条件下,对张某并不具有约束力。此外,张某股份以溢价转让系协议约定,马某及其他股东签约时并不持有异议,事后亦未行使撤销权,故溢价转让股权系双方真实意思表示。综上,马某的辩称意见,原审法院不予采信,其应按约承担支付张某股权转让款的责任

股权协议

二审法院认为:

从当事人在本案一、二审中所提供的证据来看,难以证明双方存在代为持股的意思表示。理由是:

其一,除张某与马某签订的股份转让协议之外,双方并无其他关于代持股的书面约定。且在股份转让协议中明确约定股份转让价格为80万元,马某在2013年8月31日前完成交割,首笔交割少于16万元,在2013年4月30日之前完成。

如果确如马某所述,其系代张某持有股权,待找到股权受让人,完成股权转让后再将款项支付给张某,则按照常理,双方不应在股份转让协议中约定具体的交割完成期限。

其二,马某向原审法院提交的A公司与杨某签订的合作协议中并无有关融资需以股权集中为前提条件的约定,故难以认定该证据与本案的关联性。

并且二审中,证人傅某某陈述张某将股权转让给马某代持的原因时称,是由于张某不经常在上海,不便于融资时股东开会、决议和签字。

但客观事实是,张某在将其名下的10%股权转让给马某后,其仍旧持有A公司的部分股权,其仍需要在融资时作为股东参与开会、决议和签字。因此,有关融资的事宜也难以证明代持股约定

股权协议

其三,按照马某所述,其代为持有张某名下的股份,找到股权受让人后将股权转让款付给张某,现已完成股权转让的分别是案外人章某某、杨某、赵某,其中,章某某和杨某所支付的8万元股权转让款已通过其账户转账给了张某,赵某购买股权的8万元由赵某直接支付给了张某。

但张某对马某所述赵某向其付款的事实予以了否认。马某也未能提供赵某向张某付款的证据。并且关于赵某付款的事实,案外人章某某在其书面证词中称是赵某将款项汇给了马某,与马某所述赵某将款项直接支付给了张某明显存在不一致的情况。

综上所述,本院认为,在没有充分证据证明张某与马某有代持股协议约定的情况下,双方应当按照股份转让协议的约定履行,在约定的交割期限已经届满的情况下,马某应当按约向张某支付剩余的股权转让款72万元。

点评

笔者认为本案有二个焦点法律问题:

首先,原、被告双方是否存在代持股的约定?

本案中马某主张原、被告之间存在代持股协议,提供的主要证据是公司其他股东的证人证言,而没有书面的代持股约定,张某对此坚决否认。根据《民事诉讼证据规定》第二条的规定:“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或者反驳对方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有责任提供证据加以证明。”

另第五条第一款规定:“在合同纠纷案件中,主张合同关系成立并生效的一方当事人对合同订立和生效的事实承担举证责任;主张合同关系变更、解除、终止、撤销的一方当事人对引起合同关系变动的事实承担举证责任。”

本案中,证明代持股存在的举证责任在于马某,由于马某的陈述及证人的证言之间有诸多矛盾之处,并且证人的证言与股权转让协议有矛盾之处。所以,仅凭马某的陈述与证人证言不能充分证明原、被告之间存在代持股协议。二审法院另外通过考察马某的陈述及证人证言的逻辑性及生活常理,从而得出马某难以证明双方存在代为持股的意思表示。

股权协议

其次,原、被告双方是否应当履行股权转让协议的约定?

当法院已经排除双方存在代持股协议的可能,那么股权转让协议就应是双方真实意思的表示。根据《合同法》第六十条规定:“当事人应当按照约定全面履行自己的义务。当事人应当遵循诚实信用原则,根据合同的性质、目的和交易习惯履行通知、协助、保密等义务。”

另外,根据《民事诉讼证据规定》第五条第二款的规定:“对合同是否履行发生争议的,由负有履行义务的当事人承担举证责任。”所以,既然双方约定以80万元的价格溢价转让股权,而且相应的股权已经变更登记在马某名下,马某应当按照合同约定支付股权的转让款。另外,马某只能举证已经支付8万元的股权转让款,剩余72万元没有证据证明其已经支付,故法院判决马某向张某支付股权转让款72万元。

发表评论 (0)
0/200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论一下吧!